买断制(B2P)也指网络游戏的一种运营模式。区别于按时收费(P2P)和免费游戏道具收费(F2P & Item mall),买断制指玩家只需花一次钱,就可以永久畅玩后续所有更新的游戏内容,没有后续的强制消费费用。

买断制单机游戏(买断制单机游戏意思)

这是一种将网络游戏当作单机游戏来卖的网游运营模式。买断制的典型代表就是欧美网游《Guild Wars(激战,行会战争)》及其续作《Guild Wars 2(激战2,行会战争2)》。而《激战》在国内尚未开始收费就宣布停止运营,而在欧美则创造了650万的销量。买断制游戏的坏处:

就是定价问题了,一款买断制的3A级游戏的售价价格都是不会太贵,大多数都集中在了399、499,有些大一点的开发商会选择搞一些骚操作,倒腾什么豪华版。

把价格拉到700多以上,但大多数游戏的价格是不会超过1000元的,除非你是不打算卖游戏赚钱了,特别是欧美的3A大作,大多数都不敢把价格订到60美元以上。

买断制单机游戏版号

“治愈向”卡牌游戏《拾光梦行》宣布将关服,游戏上线不过半年。 而前些日子,在偶然情况下,我也尝试了另一款“治愈向”游戏《胡桃日记》。有些后知后觉,这可能是一款在大多人印象中”已经停服“的游戏,但游戏其实还维持着运营,游玩过程也感觉很不错。心想,这游戏有理由凉? 作为一款主打“陪伴”的治愈向养成游戏,游戏入场画面的音乐有流水和鸟叫,让人内心平静。进入游戏,胡桃放下手机,说“你回来啦”。把食物放进冰箱和口袋,胡桃会自己吃掉留下表情包,或者会出门遛弯带回照片。而在夜晚打开时,胡桃一句“要早点睡哦”,让人暖在心底。 这款游戏让我重回《旅行青蛙》时的狂热,沉迷于收集表情包和各种摆饰物。但一个月过去,当我难再获得新表情包和羁绊卡之后,也逐渐减少了登录时间…… 不仅是《拾光梦行》《胡桃日记》因流水不佳,让人感觉活跃度不够。曾被看好、主打宫崎骏风的种田游戏《小森物语》被评价“逼氪”,玩家评分较低,《旅行青蛙》的火热也是“昙花一现”。 好游快爆评分 TapTap评分 是游戏不好玩,还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些主打治愈向的游戏,玩法类型各不相同,为何接连高开低走?是治愈向游戏生命周期短,还是游戏市场本就更加严苛了? 01 始于画风 终于游戏性和运营 什么游戏是“治愈向”?在我看来,画风音乐唯美、发呆和做任务随意切换、能让情绪舒缓的慢节奏游戏皆可被称为“治愈向游戏”。捏泡泡纸也算治愈游戏,关键在精神放松~ 在这点,《胡桃日记》深得“治愈系游戏”精髓,画面细致度让人惊艳。界面设计和日式榻榻米房间融为一体,各种菜单选项隐藏在电视、存钱罐及桌面上的本子等内。第一眼,就是“精致”。听着舒缓音乐,甚至能待机一整天。 《胡桃日记》游戏画面 从玩法来看,《胡桃日记》较像JK版《旅行青蛙》,像养“蛙儿子”一般,玩家只需备好食物衣服,到底做什么由胡桃自己做主,非常佛系。 游戏相较《旅行青蛙》更具交互性,但交互选项不复杂。玩家只需完成点击“微波炉五次”诸如此类的每日任务,再去种花经营庭院,其余就任君安排:比如收集羁绊卡提升胡桃能力值来解锁剧情,偶遇胡桃在小桌前“上交”装饰物,不定时收集胡桃挂墙上的自拍(表情包),在胡桃睡着时偷看她的日记,或点击小猪罐取钱(后来才知道偷的是胡桃的私房钱……)。 游戏品质和治愈力自然不用多说,巨人网络也确实投入了时间和资金。从2018年,巨人网络购买日本line的火热表情包“menhera酱”的版权,改编成游戏,同时胡桃入驻B站当VTuber,2019年游戏签给腾讯发行,至2021年上线时,已经开发了两至三年,据说仅运营IP的费用达到1亿人民币。 但这款游戏的最终收益和开发成本很可能不成正比。《胡桃日记》从2021年3月上线,更新次数寥寥,初期因“氪金要素过多“人气滑落,中间还经历了“停服谣言””公号私发““版本更新停滞”和“制作团队重组”等事件。版本未能及时更新,又很难基于玩家的反馈及时调整数值,导致流水较少。据七麦数据,《胡桃日记》。 部分衣物高达98元 玩家催主题季 同为腾讯发行的种田游戏《小森生活》,也是一款主打”治愈向"但高开低走的手游。最初的宣传图带有吉卜力《龙猫》的韵味,但现实情况的模型穿模,界面右上角的网游式设计,让游戏与“田园风光”主调背道而驰,最终导致玩家望而却步。被抨击“逼氪”却又收益平平,《小森生活》,。 游戏开场OP 游戏实际画面,右上角的UI…… 二次元卡牌手游《拾光梦行》2022年1月上线,不到半年就宣布将8月停运。游戏主景类似新海诚的《秒速五厘米》,但与《胡桃日记》类似,游戏剧情内容更新慢。《拾光梦行》玩法和故事缺乏打磨,主线剧情中玩家是上帝视角,缺乏代入感,战斗系统乏味,多方面原因让游戏陷入亏损。5月流水3463美元,近几日流水为零。 唯美画风 营收归零 02 治愈等于不赚钱? 《光遇》收入超10亿 中国玩家最买账 治愈向游戏是否就不挣钱呢?也不是,主要是氪金和治愈向不适配。 从TapTap上以“治愈”为标签搜索,其实可以发现不少“叫好也叫座”的游戏,但大多数为“买断制”或单机游戏。像《纪念碑谷2》,游戏开发商Ustwo曾在2018年公布,这款游戏在所有平台卖出350万份,营收1040万美元,营收远超277万美元的开发及市场推广成本,其中中国玩家贡献了高达 %的下载。 相对来看,商业手游玩家评分略低于买断制单机,类型多为收集、养成和模拟经营,负评也多在“氪金”及“过肝”上。稍微出众如《动物餐厅》,收入来自激励视频、传单广告。《小森灵》的流水高涨源于5月的半年庆活动,但目前这款游戏的评论区也被“非肝即氪"占领。或许也因此流水不算太差。 《小森灵》流水图 某治愈系游戏评论截图 《光遇》是个意外。这款由陈星汉制作开发、主打“社交”、神似《风之旅人》但更具商业要素的手游。据Sensor Tower,截至2021年9月底,《光遇》,折合人民币超过10亿元。其收益主要来自游戏内购(皮肤等)。 将《光遇》称为国内收益最高的治愈向手游也不为过,并且产品生命周期极长。根据历史数据,2020年11月国服IOS系统月流水大致在300万美元,而2022年5月相关数据大约在430万美元左右。 《光遇》5月收入估算 相较于商业手游,《光遇》的氪金要素被淡化不少。《胡桃日记》氪金才能抽衣服和解锁DLC剧情,《光遇》的氪金目的为“社交”,互赠蜡烛结交关系,一同和朋友探险获得陪伴和信任,不购买皮肤也能体验剧情。 《光遇》 当游戏里的氪金从必要转为可选,从自我转向他人,从竞争转向合作,其商业模式就能和治愈向主题相融合。 而以上商业手游评分之所以褒贬不一,一方面在于氪金变强的世俗动机,与治愈向手游应具备的“弱引导性”和“佛系“相违背。另一方面,也因为“弱引导性”,治愈向游戏特别需要活动的维系和核心玩法的持续产出。 比如《旅行青蛙·中国版》2022年年初就因春节特别活动排名上升。与此类似,在《动物森友会》DLC的推出后,我也回坑玩了一段时间。而脱胎于表情包的《胡桃日记》,核心玩法更偏向收集表情包和羁绊卡和推进剧情。但实际情况中,游戏剧情更新慢,表情包和羁绊卡有限,加上亲密值目前仅限十级,一旦玩家“满级”,会很快失去兴趣。 而这也会造成恶性循环,因为商业化元素过于突出,让佛系玩家弃坑,游戏未能盈利导致厂商以最小精力维护游戏,内容更新慢。内容更新慢进一步导致玩家弃坑,不愿付费。 空缺的表情包位置 买断制游戏之所以能获得好评,在于其一次性付费,不会打断玩家对游戏整体的体验。作为单机游戏,也具备更完整的世界观和结局。如雷亚的音乐游戏《古树旋律Deemo》,核心玩法为踩钢琴块,随着弹奏和解锁歌曲,古树也会越长越高,玩家可沉浸解锁游戏故事。这款游戏的营收据说也很可观。 《古树旋律Deemo》 “治愈”就是把细节放大到极致,感受时间的缓慢。PC上的治愈向游戏,视觉感受会更具沉浸感。比如《风之旅人》,会让玩家在游玩结束后含上一根烟,内心感慨万千。Steam传说中的四大名著《山》,按键钢琴模拟器?还是屏保?不少玩家枯坐上千小时,最终表示自己“悟了”。 03 大环境下 厂商缺乏耐心 无论是游戏设计氪金元素太多,还是游戏本身很可能就是MMO的换皮,但抛开游戏设计本身,制作队人员重组、资金断裂乃至疫情影响、版号紧缺等导致的游戏运营风险,整体环境的严苛才是部分游戏快速走向结局的原因。 其实以上游戏代理商不乏大厂如腾讯、B站的影子,背后的开发公司如巨人网络也是以端游《征途》起家的老牌公司,研发和推广“不差钱”是肯定的。但游戏本身没带来足够回报,也将增加公司的财政负担。 据巨人网络的2021年财报,%,与2020年相比,游戏业务营收进一步下降。以移动端游戏营收为例,,,。 游戏行业收益不佳,带来裁员风波,游戏项目被砍也难逃。除了《拾光梦行》,近些日子选择停服的还有《双生视界》《月神的迷宫》等。据七麦网,2022年3月App Store中下架产品中,游戏类下架数量最多,为8161款。 相关截图 在严苛环境下,游戏运营整体按下加速键。《光与夜之恋》一周年便推出婚卡,定价过高又因引起女主人设夹带“私货”的舆论争议,付费婚卡转白送,一夜之间从大赚一笔变为损失惨重…… 在严苛的舆论环境下,一款游戏的生死,有时在短短几天内就决定了。 另一方面,治愈向游戏主要用户还是女性玩家。那么此类游戏面临的竞争对手可能是知名CV配音、制作成本更高的恋爱乙游。到底是荷尔蒙让人更愿意冲冲冲,还是佛系必胜,就见仁见智了。 结语 治愈向手游除了极个别“现象级”产品,大多并不赚钱。就连最吸金的《光遇》日均10万美元的流水,也不是过是竞技类手游的零头。 但游戏一旦打上“治愈”,要求萌和精致,天生拒斥“氪”和“肝”,如何将“氪金”包装成让玩家接受的商业化方式,需要制作组在界面设计和玩法设计下功夫。 毕竟,抛开“治愈”的外壳,游戏的核心还是玩法。 《光遇》能够做成,在于把“社交”做成了“玩法”,并且整体氛围非常贴近爱做梦的学生党;《旅行青蛙》能够风光一时,在于把小青蛙什么时候回来、又带回什么的“随机性”设计成了惊喜和牵挂;《纪念碑谷》《风之旅人》《deemo》等更不用说了。 目前这些市场反馈惨淡的游戏,是否在玩法上做出了足够的打磨呢? 但在市场加速和严苛的背景下,开发成本被进一步压缩,治愈向游戏的归处在哪儿呢?或许就在细工出慢活的独立单机游戏,和轻量化的休闲小游戏中……

买断制单机游戏意思

买断制,也叫经销制,是指生产者在分销产品的同时将产品的所有权转移给批发商或零售商的经销方式。买断制也指网络游戏的一种运营模式。区别于按时收费和免费游戏道具收费,买断制指玩家只需花一次钱,就可以永久畅玩游戏,而没有后续的费用。我们以国内的主流网游进行对比,三个玩家玩免费游戏,买断制游戏,和付费游戏各要花多少钱。

在刚进入游戏的时候,买断制游戏需要一次性付费,而付费游戏虽然要付费可是没有买断制的高,免费游戏则是不要任何付费就可以进入。

以目前国内玩家主流的付费游戏资费来计算,一般是每小时五毛钱,也就是说玩家每进行一小时的游戏就要花费5毛钱。 而激战2的买断价格为88元,也就是说玩家放在付费游戏中,只能大概玩176小时游戏。

而免费游戏,虽然玩家可以无限玩,但是按照目前国内主流的免费网游来说,购买道具的一次性费用,就超过了买断的价格,而随着游戏的不断进行,玩家为了获得跟其他玩家一样的游戏平衡还需要购买更多的道具。

买断制最大的好处就是一次买断终身受益,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买断制看似入门的起点比较高,其实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帮助玩家省下大笔的金钱。